杏耀注册_上市、规模、品牌力大比拼 谁将成为二线酱酒的“顶流”?

20

2021年秋季全国糖酒会上,酱酒盛况空前的景象能否再度出现?事实上,这不仅仅取决于头部企业,更取决于基础更为宽广的二线、三线酱酒企业。

茅台、郎酒、习酒等营收规模过百亿的老牌酱酒相比,近年来,崭露头角的二线酱酒品牌似乎更能影响整个酱酒业态的走向。那么,在诸多品牌之中,哪些二线品牌能够独领风骚?

01、上市之战,谁能先行一步?

在酱酒被看好的情况下,无论是地方政府还是酱酒企业自身,都在积极谋求上市融资之路。茅台珠玉在前,这些二线酱酒企业能否如愿上市,获得包括北上资金等投资者的青睐?

今年上半年,贵州省地方金融监管局公布“贵州省上市挂牌后备企业资源库”,共有11家酒企入列。

这11家酒企分别为:国台酒业股份有限公司、贵州鸭溪酒业有限公司、贵州小糊涂仙酒业有限公司、贵州岩博酒业有限公司、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夜郎古酒业股份有限公司、贵州珍酒酿酒有限公司、贵州茅台镇圣窖酒业股份有限公司、贵州省仁怀市酱香酒酒业有限公司、贵州金沙安底斗酒酒业有限公司、贵州金沙窖酒酒业有限公司以及贵州醇酒业有限公司。

在此前的2020年,贵州曾公布首批“上市挂牌后备企业资源库”,当时共有110家企业入选,其中仅有贵州国台酒业股份有限公司、贵州岩博酒业有限公司两家酱酒企业入选。

到了今年,酱酒企业实现了大爆发,热度达到顶峰。在这种态势下,地方政府再接再厉,推出了新版后备企业资源库,2021年这一“资源库”增长到154家,酒企数量也从一年前的2家,增长到如今的11家。

虽然得到地方政府的力撑,但是上市之路并不简单。

申请终止IPO审查。国台酒方面对媒体回应表示,正常调整后会重新申报。

贵州另一重要酱酒企业金沙酒业也在2019年提出上市计划——力争2024年到2025年完成公司的上市。据悉,其他多家酱酒企业也都有类似计划,但截至目前,尚无明显进展。

在证监会对上市申请要求日益严格的当下,二线酱酒企业的上市之旅不会一帆风顺,这就意味着,在短期内指望以上市融资拉开与其他企业距离的设想,恐不会如愿。

02、规模之战,谁是巨无霸?

对二线酱酒企业来说,扩大产能规模、营收规模,是确保自身竞争优势的重要手段。

实际上,在酱酒热的大背景下,大大小小的酱酒企业纷纷开始扩产,布局更多区域市场

国台酒业是由天士力集团投资成立,经过20年的发展,已经成为茅台镇仅次于茅台的存在。据称,其2020年度营收为40.05亿元,同比增长112.2%,2016~2020年复合增速为82.5%;实现净利润8.18亿元,同比增长118.6%,2016~2020年复合增速为126.2%。

这样的规模和体量,在二线酱酒阵营中堪称顶流。不过,国台为了维持高增速,在产能上也有所规划。

今年发布的国台招股书显示,国台酒业此前计划发行不超过4282.10万股,募集资金25亿元,其中,20亿用于年产6500吨酱香型白酒及改扩建工程项目,剩余5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。

加上其原有产能规模,预计国台今后仍将保持在茅台镇“巨无霸”的地位(除茅台外)。

金沙酒业方面,此前依据2019年的数据,其拥有3800口窖池,1.9万吨产能,4万吨库存的品质优势,营销覆盖全国27个省级行政区,覆盖全国219个地级行政区,覆盖全国超过600个代理商,年累计销售过1600万瓶的市场优势。

金沙酒业在相关发布会上表示,将先后在2021年、2022年、2023年建成投产0.5万吨、0.5万吨和2万吨新产能,将具备5万吨的成品酒生产能力和15万吨以上的老酒贮存。

致力于高端酱酒的衡昌烧坊,也规划在4年内新增产能3万吨。

位于广西的丹泉酒业,在品牌战略发布会上公布,“十四五”期间将达到年产酱酒3万吨、储酒15万吨的规模。

业界分析,目前从营收规模上来讲,二线酱酒企业年营收普遍在10亿~50亿元,以产能规模论,未来3年内,将有多个品牌达到3万~5万吨的年产能。这意味着二线酱酒的竞争线将从此前的1万吨上下,拉升到3万吨以上。

不过,加上庞大的三线、四线、五线酱酒群体,意味着未来将会有大量的酱酒产能出现,这对整个行业来说,无疑是一种危险——意味着品质的下降和产能的过剩。

有专家指出,未来产能将会是结构性下降和结构性扩产,对二线酱酒企业来说,产能只是基础,关键是有足够的品牌支撑力。

03、品牌之战,谁能脱颖而出?

从融资到规模,二线酱酒企业的竞争已经在多个维度展开,而其中品牌力或成为关键指标。

在2021年9月10日举行的第13届“华樽杯中国酒类品牌价值200强”颁奖典礼上,国台酒业品牌价值以1002.55亿元位列贵州白酒第三名、中国白酒第十名。对于依托天士力集团的国台酒业而言,扎根茅台镇二十年,品牌力在二线酱酒之中当属前列。

金沙酒业则因为贵州第一家国营酒厂的历史背景,拥有着较为深厚的底蕴。近年来,金沙回沙真实年份系列、摘要酒系列不断飘红,也为其品牌注入了更强的驱动力。

被称之为“易地茅台”的珍酒,在2019年其营收规模就达到了8~9亿元,在区域型酒企中算是十分强势的了,主力产品珍15已连续多年实现两位数增长,2019年增速高达105%,占珍酒总体营收的39%左右。为了培育珍15这个大单品,珍酒在2019年全年召开了近6万场的品鉴会,意见领袖赠酒也达到了2000人,这无形中增加了其品牌竞争力。

广西丹泉酒近年来也在向全国扩张,逐步建立起自身在一些空白市场的影响力。

除了这些传统品牌之外,近年来一些新锐品牌也展现了自身的成长速度。以众创起家的肆拾玖坊,凭借其独特模式快速扩张,在短期内就拥有了强大的品牌影响力,其年增速高达116%。2021年,其实现了6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,在资本市场掀起巨浪。

值得注意的是,类似于酣客、肆拾玖坊这些新兴品牌,更为擅长通过互联网等平台进行营销和宣传,跳过渠道商直接与终端消费者建立联系,这也使得其发展速度远超传统企业,成为二线酱酒阵营之中不可忽视的力量。

有观点认为,2021年酱酒热达到巅峰,虽然诸多品牌各有精彩表现,但对酒业而言,竞争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。能否有效应对消费分化、行业危机,将是决定这些二线品牌未来发展的关键。(原标题:上市、规模、品牌力大比拼,谁将成为二线酱酒的“顶流”?)

相关文章
为您推荐
各种观点

报歉!评论已关闭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