杏耀注册_谁能成为贵州酱酒产区第二极?

20

贵州酱酒的版图正在发生结构性的变化。

“地价贵,环保严,怕投资了后不能下沙投产。”深圳某金融机构总裁徐力告诉酒业家,原本打算在仁怀投资一酒厂,但随着仁怀酱酒产业门槛的提高,综合考虑之下,最终选择投资了赤水产区。

另有仁怀某中型酒厂负责人向酒业家表示:“想在仁怀扩厂房但没有地了,我们正准备在赤水建一个厂弥补产能的不足。”

以上现象不是个别案例。当前,仁怀产区正面临土地资源紧缺、生产成本上升、环保压力加重、小规模酒企兼并重组等多种压力,在投资门槛增高、收益预期不稳定等多种市场因素的影响下,不少产业资本正从仁怀向习水、赤水、金沙等产区转移。

资深酱酒专家、权图酱酒工作室首席专家权图表示,赤水河畔中下游集中了中国90%的酱酒。随着酱酒产业的逐步提升和主流酱酒企业的布局,现在茅台产区、仁怀产区产能已趋于饱和,并逐渐在朝上下游拓展和延伸。

这一变化,对贵州酱酒的产区发展将带来什么影响?贵州酱酒将形成一个什么样的新版图?

01、政策推动产区协同发挥发展多级格局

为白酒产业发展营造良好的政策环境,贵州显然有通盘考虑并不留余力。

从“一看三打造”到“一带三区”产地规划(“一带”指赤水河一带;“三区”指15.03平方公里的茅台酒产区、茅台镇酱酒核心产区和世界级酱香型白酒产业集聚区),再到正在谋划的“白酒雁阵”计划,贵州在不断提升白酒产业的战略高度。

如果说这些部署偏宏观层面,那么今年9月贵州省发改革委印发的《贵州省“十四五”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发展规划》便把宏观产业规划落实到了路线层面上:未来以赤水河流域产业带为核心,重点规划布局仁怀、习水、金沙等优质酱香型白酒产区,到2025年,白酒产量达到60万千升,酱香白酒产业集群总产值达到2500亿元。

在业内人士看来,贵州省重点规划布局仁怀、习水、金沙等优质酱香型白酒产区,未来酱酒发展的核心区域将发生显著变化——从传统的仁怀核心产区延伸到习水、金沙等产区,将形成产区协同发展的多极格局。

贵州黔酒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、贵州黔酒营销有限公司董事长万兴贵表示,三大酱酒核心产区的提出,在很大程度上能缓解仁怀产区在产能增长、用地、环保方面的压力,通过在赤水河畔合理布局高中低档的酱酒全产业链,让产业生态更加有序,并将酱酒品类热红利辐射到其他产区,能促进贵州酱酒产业全面发展。

另有熟悉仁怀的酱酒专家表示,从市场格局、席位看,中国酱酒版图里一大(茅台+系列酒)两巨头(郎酒、习酒)五强(国台、钓鱼台、金沙、珍酒、酣客)格局已成,而从产区发展的态势来看,金沙、习水所图非小,为贵州酱酒产区第二极的那把“交椅”磨刀霍霍。

02、谁能成为贵州酱酒产区第二级?

一个有趣的现象是,赤水河谷上游的金沙县委书记梁铮曾担任过仁怀市长;下游的赤水市委书记汪能科也曾担任过仁怀市长。都是“懂酒的一把手”。那么,这场贵州酱酒产区之间、产区主政者之间的对弈将呈现怎样的精彩牌局?

习水打出酿酒+包材配套的组合牌。从生产端来看,地处川黔渝结合部枢纽地带的习水产区拥有白酒及相关企业60余家,包括贵州习酒、贵州安酒、小糊涂仙、洞酿洞藏、茅台201厂等15家重量级白酒生产企业,其中规划布局万吨产能的企业有6家。

习水产区的产能实力不容小觑:“中流砥柱”习酒在2020年实现销售额103亿元,并规划到“十四五”末完成200亿元,力争完成300亿;总投资超过50亿的安酒赤水酒谷,项目占地1500亩,建成后将实现年产2万吨大曲酱香制酒,6万吨制曲,10万吨陶坛储酒的综合体量。

在产业配套方面,自2020年以来,习水成功引进16家白酒包材企业,投资14.8亿元,打造形成了温水、二郎白酒配套产业园区。年总产值将超过10亿元。

东临仁怀、北依习水,与茅台、习水形成三足鼎立之势的金沙,也是不容忽略的产区力量。这里是糯高粱的主产地,2020年有机高粱种植面积达到了15.5万亩,并形成了以金沙酒业为代表的数十家酿酒企业阵营,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贵州酱酒三大产区之一。

在承接仁怀产区的产能溢出上,各产区纷纷使出浑身解数。

金沙县提出“强链补链做优做强”,并在今年3月印发《金沙酱香型白酒产业发展优惠政策》,对关于涉及到白酒产业的土地、税收等领域给出了明确优惠政策。同时,规划打造金沙白酒产业园、启动金沙酒业万吨改扩建项目等。目前入驻金沙的白酒包装配套企业,总数已经接近30家,不少仁怀酒企的包装供应链基地已在金沙落地。

白酒产业并非赤水市的优势产业,2020年赤水市24家白酒企业的产能仅为1.95万千升;销售收入15亿元,与仁怀、习水相比不在同一量级,但今年年中,曾长期为酱酒发展奔走的仁怀市原市长汪能科主政赤水市后,频繁率队赴省外包材、酒企考察招商。在汪能科的“仁怀经验”指引下,赤水市白酒产业有了新起色,目前贵仁贵酒酒业有限公司年产15000吨酱香型白酒的项目正在加紧建设,丹霞酒业、贵福酒业、老窖酒业、巴蜀液和名河酒厂已投产。

权图认为,当酱酒核心产区仁怀产区逐步饱和以后,习水将成为贵州酱酒产区的第二支力量,产区将呈现依次逐步壮大的发展态势。

03、多级格局将给贵州酱酒带来什么变化?

在权图看来,不同产区协同发展,共同壮大了整个中国酱酒产能体量和品牌阵容,形成了茅台引领下的百花齐放的局面。此外,不同产区由于微生物的生存环境不一样,除茅台镇产区的重味重香以外,上下游产区将形成不同风味、不同流派的酱酒,不可避免的形成产区分化。

不同风味、不同流派的酱酒,渠道和消费端能接受吗?

广东酒商郭总对酒业家表示,除了产区因素外,品牌张力、厂家政策、口感以及定价、毛利空间等因素是其考虑是否代理的决定性因素,“消费者爱喝,经销商好卖,仁怀产区之外的酱酒产品还是会考虑代理。”

河南资深酱粉叶东方表示,是否会选购仁怀产区之外的酱酒产品依使用场合而定,在商务宴请中,核心产区+头部品牌是首选,而日常饮用酒也会考虑非核心产区的产品,“相比产区,口感和性价比的影响更为直观。”

“无论是哪个产区,都必须要尊重天人合一的酿酒理念,尊重因地制宜、坚持12987工艺等,在此基础上加上品牌表达才能被更多经销商和消费者所认可。”权图表示,每个产区都有巨头引领,如上游的金沙产区以金沙窖酒为代表,仁怀产区以茅台、国台、钓鱼台为代表,中下游的以习酒为代表,下游以安酒为代表,未来有更多的小产区分化以及更多主流品牌会逐渐地冒出来。

“贵州酱酒产区的发展是超级产区+超级品类+超级品牌+超级龙头的带动,这种背景下,贵州有望诞生酱酒五朵或者十朵金花。”卓鹏战略咨询董事长田卓鹏认为,贵州酱酒产区的多极格局,意味着以仁怀和赤水河为核心,不断向周边辐射,仁怀产区发展得越好,其辐射带动力越大。

“产区的协同发展对产能的稀释不可避免,但每个产区目标实现路径或有不同,因此,每个产区应该因地制宜、差异化布局,补位发展,在发展不同层次酱酒产业的同时,做好原料、包材、物流等产业链衍生。”万兴贵认为:“仁怀需要在产区竞争中抓好自己的核心竞争资源和优势,除了在生产端的产能上形成产区协同发展外,在品牌优化、市场建设、消费者培育方面共同发力,做大市场蛋糕。”(原标题:仁怀产能溢出,习水、金沙、赤水接盘,谁能成为贵州酱酒产区第二极?丨观察)

相关文章
为您推荐
各种观点

报歉!评论已关闭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