杏耀平台_酱酒阵营走向“强分化”?

20

在2021年还剩下最后两天的关键时刻,茅台亮出了“屠龙宝刀”,正式推出全新升级版53%vol 500ml珍品茅台酒,定价远在“飞天茅台”和“精品茅台”之上。两天后,有消息称,珍品茅台已价炒至9000元左右。

从茅台的稀缺到酱酒品类的稀缺,这既是品质的坚守,更是酱酒文化的自信。当全民普及酱酒并为酱酒欢呼跳跃的时候,酱酒品牌迎来了快速增长的好时代,知名的、不知名的品牌蜂拥而出,在运营商、经销商的推助下遍地开花,成为众多酱酒企业快速致富的“点金石”。

市场是最好的“打假办”,市场和消费者是最好的检验师。

从2021年下半年酱酒遇冷到酱酒产区加大整治,乱象减少了许多,非知名品牌和开发品牌的日子不好过了。2022年,从源头到市场整治力度还会加大,在资本逐步退场的关口,长期主义者将拥抱美好的未来。

酱酒遇冷并不是所有品牌遇冷,只是小众品牌和“蹭流量”的品牌遇冷。据贵州茅台初步核算,2021年度公司预计实现营业总收入1090亿元左右(其中,茅台酒营业收入932亿元左右,系列酒营业收入126亿元左右),同比增长11.2%左右;预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20亿元左右,同比增长11.3%左右。可以看出,酱酒大哥的热度仍然不减。

酱酒正由“品类”热向“品牌”热转变。在茅台的带领下,2021年,习酒营收130亿元,国台营收突破百亿,金沙酒业营收60.66亿元,郎酒营收突破百亿也不是问题。除此之外,钓鱼台、珍酒、金酱、金沙古、国威、君丰、黔酒等酱酒头部品牌的业绩同样喜人。从今年习酒目标177亿、国台剑指115亿、金沙酒业为争突破80亿来看,酱酒火热还将持续。但是,酱酒产业和品牌“强分化”会更凸显,酱酒内卷会更严重,“弱肉强食”的时代已来。

在白酒界,茅台永远是焦点。飞天茅台出厂价969元,市场价1499元,终端市场最高时炒到4000+的价位。自去年下半年以来,市场上流传着茅台会涨价的说法,但企业却迟迟没有动作,吊足了大家的胃口。

今年茅台会不会涨价?这将是经销商和消费者最关心的话题。业界认为,今年涨价的可能性不大,这与大环境有关,在全球经济环境不稳定和诸多不确定因素的影响下,国内经济发展主线是“稳”字当头,加上珍品茅台酒上市,在价格布局上成为飞天茅台的变相涨价,再加上去年8月,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价监竞争局的一场“白酒市场秩序监管座谈会”,对资本围猎白酒市场问题和价格运行予以警示。

茅台涨与不涨,都将是酱酒发展的风向标。前一年或前几年的疯狂,留下了库存超大的现状,这是酱酒产区和经销商共同酿下的“硕果”,今年清库存、做好终端更重要。

2022年是酱酒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年份,也是龙头企业和头部品牌崛起的关键之年。1月15日,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率郎酒管理团队到习酒公司参观交流。除交流和互动外,两家将赤水河酱香酒谷升级打造为世界级酒谷的愿望达成。在保护生态可持续发展的同时,酱酒新竞合时代开启,酱酒龙头品牌的热度持续升温。

在高速发展的酱酒列车上,上得去车、抢得到位置很重要。(原标题:2022酒业猜想⑤:酱酒阵营走向“强分化”?)

相关文章
为您推荐
各种观点

报歉!评论已关闭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