杏耀代理开户_口子窖的尴尬:2021年营收创历史新高,“徽酒老二”位子却不稳了

20

2021年古井贡酒凭借132.71亿的营收进一步巩固了徽酒板块龙头的地位。在古井贡酒之下,徽酒“老二”的争夺则进入了白热化。

近日,徽酒“四朵金花”之一的口子窖发布了2021年度业绩快报公告。公告显示,2021年口子窖实现营业总收入50.29亿,同比增长25.37%;实现净利润17.27亿,同比增长35.37%。年度营收突破50亿,这创出了口子窖上市以来历史新高,同时也意味着口子窖正式进入到50亿白酒赛道。

虽然口子窖2021年的业绩表现不俗,营收和净利润也实现了两位数以上的同比增幅,但结合2019年的业绩来看,口子窖发展似乎呈现着另一种景象。

2019年口子窖营收为46.72亿,净利润为17.2亿。结合2021年业绩来看,口子窖2021年营收同2019年相比净增长仅3.57亿,利润净增长更是微乎其微,仅为700万,这一定程度上表明口子窖陷入了增收不增利的尴尬局面。

同时,面对安徽省内兄弟企业的竞争,口子窖在省内的地位也岌岌可危。目前,口子窖营收位列安徽省内酒企老二,不过大有被老三迎驾贡酒赶超的迹象。

在营收层面,迎驾贡酒已与口子窖十分接近。数据显示,2021年迎驾贡酒营收为45.77亿,同比增长32.58%。对比口子窖2021年营收,二者仅相差4.52亿,此前的2019年这一差距为8.95亿。

净利润方面,二者的差距同样进一步缩小。2021年迎驾贡酒实现净利润为13.8亿,同比增长44.74%。与同期的口子窖相比,差距仅为3.47亿,2019年这一数据为7.9亿。可以说,迎驾贡酒凭借近年来优于口子窖的业绩增速,正向挑战口子窖徽酒老二的宝座。

此外,在公司市值方面,迎驾贡酒则与口子窖转换了身位,前者市值目前已超过后者市值100亿以上。截止今天收盘,迎驾贡酒总市值为460.48亿,口子窖总市值为337.2亿。在白酒上市公司的排位中,二者分别位列第10位和第12位。

值得一的是,在受到迎驾贡酒挑战的同时,口子窖与古井贡酒的差距也在逐步拉大。2019年二者营收相差57亿,而到了2021年这一差距拉大到了82亿。

口子窖深知目前企业所处的“险境”,并为此多维度寻求突破。从产品结构来看,口子窖近年来为了扩充价格带,提升产品形象,以大单品口子窖5年为基不断向上突破。口子窖10年冲击400元价格带,口子窖20年冲击600元价格带。需要指出的是,口子窖在此前年报中将口子窖5年列为高端产品,但从市场看,100元价格带的产品属于中低端,这势必拉低了“10年”、“20年”相关系列产品高端市场定位的认可度。

此外,在安徽省内的100-300元价格带中,口子窖五年、口子窖六年也正在受到迎驾贡酒旗下生态洞藏6、生态洞藏9的不断地冲击。很明显,迎驾贡酒利用更高年份的产品来切割口子窖的消费市场。同时,300-600元价格带的口子窖十年、二十年等产品也被古井贡酒8年、16年封锁。这或许也是口子窖增收不增利的一大原因所在。

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口子窖在2021年5月推出了聚焦次高端的全新战略新品“口子窖兼香518”,但未来该产品能否成为口子窖新的业绩增长引擎,还有待市场的检验。

在省外市场布局来看,口子窖主要和重点经销商进行战略合作,以此保障市场份额。由于口子窖目前并没有公布2021年的相关数据,以2020年的数据来看,其省外营收仅为7.88亿,相较2019年增长不到1%,显然省外市场拓展并不顺利。

数据显示,古井贡酒、迎驾贡酒的省内营收占比公司总营收分别为70%和60%,而口子窖明显高于前两者,其省内营收占比达到80%以上。显然,相较于前两者,口子窖更是以省内市场为绝对主导,因此面临的竞争压力也更大。

随着徽酒市场开放度越来越高,以及省外其它名酒的挺进和深度布局,安徽省内的市场竞争势必进一步加剧。因此,如何保持在安徽省内市场的稳定性和优势地位,将是包括口子窖在内的徽酒酒企面临的最大挑战。

2019年,口子窖提出了百亿战略。不过,在对上和古井贡酒差距不断被拉大,对下受迎驾贡酒快速追赶,以及叠加省外其它名酒冲击,相较于百亿目标,或许口子窖现阶段保住徽酒老二的地位更为稳妥。

相关文章
为您推荐
各种观点

报歉!评论已关闭.